压得自己体内的生机紧紧的缩成了一团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5 02:53  点击:
柳星子看了看一脸气愤的乌神老道,扁扁嘴,随意的稽首说到:“乌神道友,三百年前一别,我们这是第三次见面了。记得第一次看到道友的时候,道友刚刚投入峨嵋门下,还是一个小
柳星子看了看一脸气愤的乌神老道,扁扁嘴,随意的稽首说到:“乌神道友,三百年前一别,我们这是第三次见面了。记得第一次看到道友的时候,道友刚刚投入峨嵋门下,还是一个小道童呢。呵呵呵呵,没想到,如今道友已经是门人众多,身为峨嵋剑派‘心’宗之主了。方才听大师兄说起,老道我还不敢相信呢。”说完,柳星子脸上挂起了一脸诚挚的笑容,彷佛看到了这个几百年没看到过的乌神老道,他有多么多么高兴一样。乌神老道脸色尴尬到了极点,不由得暗自咒骂自己:“怎么忘了这个事情?一元宗的这些家伙,一个个辈分高得吓人,这柳星子,也的确是……无量寿佛,三百年前他似乎已经……真要论起辈分,我要叫他师伯,可是这……这,这。”那些峨嵋派的只能凭借着飞剑的力量漂浮起来的门人大声呵斥起来:“你是什么人?敢这样向我们师祖说话?”柳星子面色一寒,他一元宗的门人,不过是懒得惹是生非而已,但是真要是碰到了事情,最为木讷的灵光子都会杀人,何况是他柳星子呢?太上忘情,可是他们一元宗十二弟子,似乎没有一个修为到了那种地步吧?听得这些晚辈门人对着自己破口大骂,柳星子从鼻子里面狠狠的‘哼’了一声。一阵古怪的波动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去,那些峨嵋低辈弟子只觉得自己真元和飞剑的联系突然中断,彷佛下饺子一样从十几丈高的地方摔了下去,一个个摔得惨叫不已,很有几个更是摔得晕倒了过去。乌神老道大怒,双手一挥,两柄黑色长剑突兀得出现在手中。他右手剑指着柳星子,大喝到:“柳星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一元宗,就是仗势欺人的么?”柳星子两只手笼在了袖子里,合抱在自己胸前,微微的闭着眼睛,露出和煦如春风一般的笑容:“道友说得严重了,我一元宗都少有门人在山下行走,这仗势欺人的事情,其他门派也许很多,可是我一元宗,真的要仗势欺人的话,呵呵,道友以为呢?……啊,老道我倒是疏忽了,有朋自远方来,自当奉茶、奉酒才是。道友请,请,请,各位小朋友,请啊,哈哈,不要客气。”柳星子手一举,下方邪月子等几人则是早就默运玄功,看得手势,一口真气就喷了出去。空中响起了隐隐的雷霆声,空气中金花乱坠,两道青光一闪,彷佛门户一样‘哗啦’一声张开,露出了当中一条小小的缝隙。柳星子也不多说,随手一引,自己已经先飞了进去。乌神老道楞了一下,咬咬牙齿,带着百多个门人一股脑的冲了进去。他的面色已经是变得铁青一片,很是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下重手把灵光子和灵犼子给留下。如果能够活捉两人,那么到时候带着两人来一元宗兴师问罪,岂不是面子上好看得多?如今到了人家一元宗老窝里面,要怎么做还不是要听人家的?乌神老道心知肚明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比起邪月子、古灵子、萧龙子等几个有数的,修道的时间比自己晚的人外,其他的一元宗门人,个个都不是好应付的。虽然自己峨嵋天剑先生因为渡天劫失败,形神俱灭之前把所有真元灌注进了自己的体内,但是自己最多也就能应付一个或者两个灵光子、柳星子这样水准的人,而门下诸位弟子,那是绝对不可能是一元宗剩下门人的对手的。乌神有点懊悔,已经知道了仇人是一元宗的人,干吗自己不出面邀请峨嵋的高手来襄助呢?如果自己的几位师兄弟在这里,那也不怕一元宗什么了。失策啊失策,乌神老道心里窝起了一肚子的火气。他往日心比天高,尤其当上了峨嵋心宗之主之后,更是傲气不可一世,加上他师傅的遗泽,天底下能够给他难堪的也没有太多人,因而这次才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追杀灵光子而来。直到在一元宗的门口站定了,乌神才突然醒悟:“这一元宗,号称修道界的加料牛皮糖。你打的力气太小了,他弹一下,根本懒得理会你。你要是狠狠的全力一拳头打了下去,他牛皮糖里面可是加了刀子的,保证戳得你头破血流……别看一元宗的老道士们一个个徒弟懒得收,甚至衣服都懒得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是他们的修行到了极点了。可是如果你敢冲着人家一元宗的掌门扇一耳光,他一元宗就敢灭了你满门。”乌神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这事情不好办了。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徒弟被灵光子给劈了,一元宗多少要给点说法吧?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给过他如此的难堪的,他的关门徒弟啊,在峨眉山那可是横着肩膀走路的人物,居然刚刚下山游历一年,就被人给宰了,连元神都被毁得干干净净,这面子,不争回来,他还叫乌神道人么?也不管门下的那些弟子,乌神老道眯着眼睛紧跟着柳星子走到了青云坪的中心位置,他身后的那些峨嵋门人,方才被柳星子显露的那一手给吓了个半死,哪里还敢继续嚣张?除了那些修为精深的还能保持一个平常的面色,那些方才还在叫嚣不已的门人早就和瘟鸡一样,缩在最后面不敢吭声了。邪月子他们看得峨嵋的门人如许模样,不由得一个个连连摇头,低叹到:“遇挫则衰,这些峨嵋的晚辈门人,也太不成器了一些。”萧龙子则是脸带笑容,心里自得自满的想到:“唔,这么比较起来,我们一元宗走精品路线还是正确的嘛。看看厉风那小子,要是他在我们面前,被人这样给羞辱了一番,早就连人家祖宗都给骂上了。而且厉风的胆气也不小,听说上次那老怪追杀二师兄,不就是他和小师妹一起迎上去的么?道士我这次可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两方人马在青云坪中心站定,柳星子微微颔首,对着乌神说到:“本门蜗居简陋,倒是不方便用来待客了。”说完,他对着林子里、草坪上的那些简单的竹屋、木屋指点了一下。立刻可以看到十几个峨嵋派辈分最低的门人面有得色,他们又恢复了那副很是了不起的,目中无人的模样,似乎在嘲笑一元宗的粗陋。邪月子冷笑:“我们修道之人,讲究的是遂心即可,又不是俗世中的皇帝,还真的非要成天住在宫殿里面不成?”不过,他也就是在心里鄙视一下那些无眼的峨嵋晚辈而已,倒也没有说出口来。乌神老道冷漠的说到:“柳道兄不用客气,我们这次来求的就是一个公道,不用太客气。”柳星子连忙笑道:“怎么行?公道,我们一定会讲的,但是贵客到来,如果我们一元宗的弟子不好好的招待一番,传出去岂不是显得我们太无礼了一些?稍候片刻,我们打扫一下待客的地方就好。”除了灵光子还站在原地看着乌神老道发呆,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外,其他的十一位一元宗弟子飞空三丈许,双手灵诀连连挥动,一道道灵光朝着青云坪四处散去。整个青云坪立刻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中间的那个百十丈直径的水潭发出了一阵荧光,一道粗大三十丈的水柱从水底直升了起来。乌神老道的面色微微变了一下。那道水柱升起来十几丈高后,‘哗啦’一声巨响,无数的水珠散落了下来,露出了其中一座金壁辉煌,通体用灵玉、精金、各种稀奇珍宝打造的巨大的三层楼阁。楼阁的第一层,是一个没有任何格档的大厅,宽敞透亮,其中安放着上百把巨大的太师椅,居中则是一条长十丈,宽五丈的巨大青石案。这里楼阁一出,那边则是四道灵光飞射,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岸边朝着那楼阁飞了过去。灵光的后面,一条彷佛虚幻的朱红色桥梁飞架水潭上,等得灵光到了楼阁的四个大门口,四条桥梁随着‘噼啪’一阵电光,骤然成形。邪月子袖子一抖,从他的袖子里面飞出了万点金光,纷纷扬扬的撒进了潭水以及旁边的草地上。一道道玉色光华从潭水里射了出来,诸人就眼睁睁看着一条条粗大的枝干生长了起来,打起了花骨朵,最后盛开出了金色的莲花。墨叶、玉杆、金莲花,在微风中微微的颤动着,散发出一阵沁人心脾的幽香。而那些洒落在岸上的光点,则是迅速的长出了一朵朵白色的兰花草,兰花盛开,一点点晶莹的花粉飞扬了出来,随着风直上高空,倒好像是天空中下了一场光雨一样。浓郁如老酒的香气,让所有人都有了一种想要瞌睡的感觉。古灵子双手一展,大喝一声,体内真元全力发动,整个青云坪上的灵药受到他法诀催动,都盛开出了花朵,一时间整个青云坪变成了一片花海,姹紫嫣红,美不胜收,加上那荷花、兰花居中点缀,无数光点在空中飘荡,整个青云坪有如仙境一般。乌神老道的脸色很难看,他的那些修为精深的弟子们脸上也很难看。而那些晚辈的弟子,则是一个个看傻了眼睛,都不知道应该如何说话了。饶是他们拜入了峨嵋门下,可是入门时日方短哪里有机会看到这样的景象?可是事情还没有完,柳星子双手虚引,一座小小的遍体是窟窿的碧绿色山峰就突兀的出现在他身前十丈许的地方。他的手指了一下,那些窟窿里面就卷出了一道道流水一样的清气,扑到了楼阁中那巨大的石案上。星光点点,无数的酒壶、茶盏、托盘出现在了那石案上,而托盘上也被放置了各种奇异果实,散发出了阵阵的浓香。柳星子等人落下地来,微微稽首,对着楼阁虚引了一下:“乌神道友,请,请,请……我们一元宗平日里倒是没有什么客人来,所以这用来迎客的地方已经两百多年没有收拾了,今日做得匆忙了一点,倒是让诸位道友见笑了。有什么话,我们坐下来慢慢说,如何?乌神道友就算要追究我大师兄的罪责,我们双方也心平气和的坐下谈,如何呢?”乌神老道冷哼了一声,就要迈步朝着楼阁走去,而灵光子,这个名字灵光,脑袋却不怎么灵光的老道则是突然的冒出来了一句:“师弟,乌神老道是来找麻烦的,你还招待他作甚?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了,不好么?”柳星子等人翻出了白眼,心里暗叫不好。而灵犼子则是无奈的摇头,低声说到:“我就知道是这样,如果不是我把老大死拽回来,他估计就一个人单条这么多人了。唉,真不知道老大你是怎么修练到这种境界的。”而乌神老道听起来,则不是这么一个味道了:“哦,敢情你们一元宗在耍我啊?当着我面摆下这么大的阵势,是故意在老道面前显露你们法力精深啊?啊?好罢,好罢,你们显露就是了,怎么,还要故意的落老道我的面子?是不是?你灵光子说的是什么话?哼……就算你灵光子修道的年限比我长得多,也不能这样羞辱人吧?”当下,乌神老道的脸变得和他的胡须一样漆黑发亮,冷冰冰的说到:“这样也好,我们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了。你灵光子杀了老道我的关门徒儿,你们一元宗要给我个交代。莫非你们一元宗要仗势欺人,不肯交出人来,那么,我乌神也就只有广邀天下同道,和你们说一个道理了。”乌神老道倒是很清楚自己的实力的,明知道自己不够一元宗打,所以要广邀同道,然后再来讲道理。顿了一下,乌神老道喝道:“罢了,我和你们说有什么用?叫你们掌门清泉真人出面。”柳星子轻轻的摇摇头,双手一摊,无奈的说到:“这可就没有办法了,乌神道友。我们掌门正在闭关,诸位师叔伯正在给掌门护法,恐怕短时间内没有时间出门会客了。这不是我们一元宗矫情,而实在是你来得不巧。”乌神老道心里大喜,语气立刻提高了一个语调:“这样也罢,你们一元宗的开山大弟子灵光子杀了道士的关门徒儿,这件事情,我们也就不麻烦贵掌门了。让灵光子出来和我单打独斗,各安天命。”峨嵋的那一群刚入门的门人又叫嚷了起来:“单打独斗,各安天命。”又有那些不识趣的家伙,转眼就忘记了刚才看到平地生楼阁的时候的震撼了,嘴里不干不净的骂咧了起来:“你们这一元宗,名气倒是挺大的,原来也是一群缩头乌龟,不敢出头的啊。杀人偿命,这一点你们都不懂么?”鬼心子横了那几个峨嵋派的门人一眼,眼睛里面两点绿光闪了一下。那几个峨嵋门人立刻觉得浑身气息一寒,一股隐晦的,但是巨大无匹的力量从每一个毛孔透进了自己的身体,压得自己体内的生机紧紧的缩成了一团。他们肌肉紧绷,舌头发麻,眼睛发直,根本就变成了一团石像一般,哪里还能继续的骂下去?除了一元宗的几个弟子,没有人发现鬼心子已经做了手脚。雷震子他们几个暗自好笑,偷偷的往旁边挪了几步,隐隐的把乌神老道包围在了中间。每个人的手指头都轻轻的弹动着,做出了一副随时就要发出剑光,祭出法宝的模样。乌神老道的心里一个咯噔,语气立刻降低了两个语调:“柳道兄,你们看罢,我们峨嵋剑派和你们一元宗,也算是世交友好,可是灵光子道兄的举动,倒是很是让道士我心寒,日后很可能影响到我们两个门派之间的关系啊。”柳星子暗怒:“见风使舵的小人,用门派之间的关系来威吓我们么?哼,除了你峨嵋剑派,我们一元宗和东西昆仑,东海龙宫,外带碧游仙宫等等等等,哪一个正派门户不是和我们一元宗同气连枝?就算得罪了你一个峨嵋剑派,又能怎样?”当下柳星子说出了重话:“乌神道友不用多说其他,既然道友要我们给出一个道理来,那么,我们就好好的讲讲道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大师兄修道数百年,蚂蚁都没有踏死过一只,偏偏就道友你的关门徒儿碰到了我大师兄,偏偏我大师兄就杀了他,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节?”柳星子心里明白,方才灵光子说,乌神的关门弟子在收集内丹、元婴,想来不是用什么正当手段,自己一方已经占据了一个理字,还怕他乌神道人能够辩过这个理么?乌神道人脸色瞬息万变,眯着眼睛迟疑了起来。而此刻,小猫带路冲进去的那个山谷内,厉风正翘着屁股,极度狼狈的顺着一条小小的岩缝朝前方爬。他身上的衣服早就磨破了,脑袋上也撞出了好几个青色的大圪塔,脸上糊了一脸的灰土,看起来就好像一只地老鼠一般。他不由得骂咧了起来:“师傅,你开玩笑,这里是小猫找到的?他能爬进这里来?他要是能爬进这里来,我就扛着小猫绕华山爬一圈。”话音刚落,赵月儿就大笑起来,而厉风则是觉得腋下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猛的从身后冲到了自己面前。他定睛一看,却是一只微缩版的小猫,不过尺许长的身体,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小猫那脸上挂着的不怀好意的笑容。厉风惨叫起来:“天啊,他,他,他,他怎么变小了?”赵月儿叹息了一声:“笨蛋徒弟啊,你可要背着小猫绕华山一圈的。他毕竟是一头老虎精,一点点玄功变化还是会的,倒是你,无缘无故输了一场啊。我说我现在是在直着身子走路,你信不信?”厉风艰难的回头,他的下巴再次超负荷的张大了开来。不过,幸好这次他有了心理准备,在下巴正式脱臼之前,他自己用手扶住了它,免去了再次被赵月儿嘲笑的命运。就在他身后三尺的地方,一身白色道袍的赵月儿,正直直的站在那里,对着厉风微笑。厉风呆了一下,猛的也想站起来,‘碰’的一声,他的脑袋很是亲热的和头上的山石撞了一下,他疼得‘哇咧’一声惨叫,一时间呆住了。这条岩缝也就尺许高,赵月儿个头虽然比厉风矮一点,但是也绝对不能在这里站起来啊。厉风揉揉眼睛,赵月儿还是这么高,而看起来,那岩缝也的确还是尺许高,可是赵月儿就是这样好好的站在他的身后。这一怪异的景象,比起小猫缩小了在自己面前,还让厉风吃惊。赵月儿很不雅的一脚踢在了厉风的屁股上:“看什么看,给我爬啊,快点。这是一门遁术,很简单的法门啦,正好用来在这种地方,也不用学你把衣服都给弄脏了。快点进去了,你现在的法力,不足使用的,快爬,快。”厉风苦着脸,一寸一寸的朝着前面爬过去,而小猫的尾巴,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死活就在他的脸上磨蹭,弄得厉风鼻子痒痒的,恨的他都想一口咬下去。赵月儿则是笑嘻嘻的走在后面,时不时的在厉风的屁股上踢一脚,很是轻松的模样。厉风心里在哀嚎:“早知道这样,小爷我就要更加努力十倍的修炼了。仙家法术,果然是妙啊……啧啧,九岁那年偷松江绸缎铺失手,差点被抓,不就是因为墙洞挖太大了么?妈的,要是那时候就会这样的法术,一个耗子洞,我都钻过去了。”厉风眼前突然一片金光闪亮,他在心里咆哮着:“一定要学会这门法术,天啊,只要会了这门遁术,皇宫也任由我出入,说不定能够把皇帝老儿的皇冠也偷走啊。听说那皇帝的皇冠,用了上百颗鸡蛋大的宝石,上千颗珍珠,几十斤的紫金啊……诶,他妈的,那个家伙敢骗小爷?这么重的皇冠,那皇帝的脖子都压断了,我操他老母的,敢骗小爷?”一边嘟囔着,一边奋力的朝前爬,前方小猫已经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吼叫,恢复了本体大小,厉风奋力的朝前冲了几尺,脑袋探出了岩缝,立刻就被眼前的美景给惊呆了,他低声嘀咕着:“妈的,这里一定有宝贝,老子发誓,一定有宝贝,否则怎么会这么亮?……天啊,好多宝石啊……这里是怎么搞的?简直就是宝库一个啊,妈的,全部要撬走啊,撬走啊,留在这里,就真的太浪费了啊。”青云坪,乌神老道咬着牙齿,恨声说到:“我的小徒,三年前奉我的命令,下山收集各种灵药,方便我炼制一炉灵丹……嗯,救济世人……谁知道,前天我突然接到他身上的紧急信火,说碰到了强敌。道士刚刚带人到了现场,就发现灵光子剑光把我那小徒绞成了粉碎,最后还劈出一道掌心雷,把他元神都给震碎了。”乌神老道气愤的说到:“灵光子道兄,我们都是修道一脉,你为甚下手这样凶狠。你灭了他的肉身,看在我们两派的关系上,道士也不追究了。可是你居然连小徒的元神都不放过,这也太狠毒了一些罢?”几个峨嵋的低辈门人大呼小叫起来:“是啊,是啊,甘肃快3我们也是接到了小师叔的信火, 甘肃快3走势图这才赶到的。我们是离得比较近的, 甘肃快3开奖网所以虽然速度没有师祖的剑光快, 甘肃快3开奖网站可是也看到这个老道杀死小师叔的情景。哼,我们一百多人作证,你可没有话说了罢?”柳星子眼里迸出了两道精光,一股极强的气息笼罩了整个青云坪,压得那些峨嵋门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开口说话。不是,不仅仅是不能开口说话而已,他们甚至连呼吸都有点困难了。此刻在他们看来,柳星子已经和整个天地联系在了一起,气息磅礴,彷佛巨灵神一般,丝毫不能亵渎。有那功力不济的,眼睛一花,更是看到了一团团白色气浪从柳星子身上发出,自己的身体几乎都要被这气浪给压碎了。乌神老道面色一变,身上突然崩射出了万道剑气,恰恰的抵挡住了柳星子的气息,喝道:“柳道兄,你这是干什么?突如其来的,对我门下弟子下毒手么?……呀……呔……开。”他双手挽成剑诀,狠狠的朝着天空一指。无数道淡淡的剑气凝聚成了一柄巨大的剑影,急如雷火一般的朝着天空刺去。‘嗤啦啦’一声,乌神老道全身剑气凝聚而成的剑影,划破了柳星子笼罩整个青云坪的气息,空气里顿时一松。柳星子淡然笑道:“乌神道友,好功力……柳星子没有下毒手的意思,不过是请几个小朋友安静一下罢了。”他突然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哼,长辈说话,哪里有你们插嘴的余地?难道峨嵋派,这么基本的礼节都没有教给你们么?”他的那一声轻哼,彷佛雷霆一样,震得整个山体发抖,‘啪嗒’一声,峨嵋派的低辈弟子全部趴下了。就算那些功力稍微深厚点的,也一个个头昏目眩,不由自主的身体晃悠了几下。乌神道人气得面色发紫,他连连点头:“好,好,好,这次是老道我的不是。徒弟们,好好管辖自己的门徒,不要丢人现眼了。长辈说话,你们插什么嘴?回去后好好的背诵千卷道书,统统给我面壁三月。”柳星子又换上了一张笑脸:“乌神道友果然是赏罚严明啊,门规森严,戒律周全。呵呵呵呵,想来‘心宗’弟子在乌神道友的率领下,一定是能够发扬‘心宗’的‘心剑’绝技,进军无上天道啊……哈哈哈哈。”他莫名其妙的打了几个哈哈。乌神老道面色稍微好看了一些:“那是自然,我们峨嵋‘心宗’炼气的法门也许不如一元宗的诸位道兄,但是要说这门规和戒律,我乌神老道平日是绝对不会放松的。修道之人,没有规矩,如何能够成器?”乌神老道话一出口,他的眼睛就猛的睁开了,他明白,自己中套儿了。果然,柳星子拊掌大笑,赞叹到:“师兄弟们,看到了,只有戒律严谨,这才能教好门人啊,日后我们收徒,可是要小心了……好,好,好。大师兄,请你说说看,你和乌神道友的小徒弟,是怎么冲突起来的?……师兄,你不善言词,也不用说太多,只要把那天的事实给说出来,我们大家来评评理就是了。”灵光子呆呆的上前几步,吞了几口口水,张了张嘴,突然问到:“啊,要从哪里说起?”柳星子等人面露苦笑,连连摇头。邪月子无奈的说到:“大师兄,您就说说看,那天你怎么碰到那位道友的?”灵光子眨巴了一下眼睛,拎着自己的眉毛扯了几下,这才说到:“哦,那天啊,那天我在山涧露宿,看到几只野兔打架,看得高兴了,就跟着它们后面看热闹,一路跑了十几里,最后我也加进去打架了……诶,你们不要说,那兔子的力量还真不小,这个一脚蹬在老道的脸上,差点就把肉给蹬掉一块……诶,你们看,你们看,就是这里,嘴角这里。”他偏过脸,用手指着自己的脸蛋。乌神老道的面色很难看,心里很生气。柳星子连忙说到:“师兄,你就不要说兔子打架的事情了。你说说看,你怎么和那位道友动手的?”灵光子呆了一下,皱着眉头,呆呆的说到:“啊,那个小道士啊。我正和兔子打得高兴呢,六只兔子打我一个人啊,真是不要脸了。”乌神老道的脸变了一下,他认为灵光子在讽刺自己带了这么多人追杀他。灵光子继续说到:“然后一条七色麋鹿跑了过来,一脑袋撞在了我的肚子上啊……诶,老道被他撞倒了,那些兔子就跳上来,在老道的身上狠狠的踩了几脚,老道还说那麋鹿也是来打架帮忙兔子的,就要还手,一道剑光就下来了,把兔子全杀了。”“我看到一个小道士啊,诶,邪月师弟,比你还长得漂亮一点,很像是一个小姑娘的小道士,头上还插了一朵花儿的。他就用剑把那些兔子给杀死了,老道正玩着呢,而且杀生也是不好的事情,所以就劝那小道士说:”道友,这杀生有干天和,天心最慈,天道不杀,那所谓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猪狗,那也不是叫我们胡杀的。‘““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小道士就一脚踢开了老道,飞剑朝着那条麋鹿乱砍。幸好老道身子骨还比较结实,挨了他那一脚,没有什么事情,要是是普通人,就死定了,他那一脚,可是冲着老道的外肾踢过来的。”柳星子他们的脸色不快了,一个修道之人,一话不说的对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就这么飞脚踢人家的外肾,这一脚踢过去,要是普通人,还不是死定了?乌神老道则是气恼的挥挥手,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老道没事啊,可是老道也有点火气了,这一脚,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修道之人嘛。老道惭愧,山下游历了几年,打架也打了几次,不过用脚踢人,都是踢人家身后那块肉最多的地方,最多让他们趴下,可是不敢踢死人的。那位小道士,行事手段就甚是毒辣了一些……让老道更加奇怪的,就是那麋鹿居然口吐人言,飞出了一团内丹和那小道士的飞剑比拼起来了。”灵光子一副回忆,深思的模样,想了半天后,这才点头说到:“那麋鹿,是只妖精,可是妖精也是妖精他娘亲生的,而且修炼成那种火候,也是不容易的呀。虽然那妖精说话有点难听,说什么:”小道士,你全家祖宗生下孩子没有屁眼;你满门上下迟早被人奸死;你师傅铁定是个天阉……‘“乌神老道气得三尸神乱跳,他猛的蹦跳起来:“闭嘴,灵光子,你是故意在侮辱道士我么?”灵光子呆了一下,连连稽首:“无量寿佛,无量寿佛,老道没有骂你的意思啊,那都是那头麋鹿精骂的,和老道我没有关系啊……哦,原来道友不喜欢听这些?那老道就不说了,诶,那麋鹿骂得也实在是太难听了一些,尤其还有一些很深奥的话,说什么那小道士是个兔子,他师傅铁定是个龙阳之徒啊什么的。老道就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柳星子暗叫不好,飞快的一掌击出,恰恰的挡住了乌神老道飞出的剑光。柳星子大喝到:“道友,先听我师兄说完如何?我大师兄为人如何,天下修道之人都清楚,他向来不善言词,不谙世事,这些话,难道是他有意的么?”乌神老道只觉得剑光上一阵巨力传来,震得他浑身微微一抖,不由得惊诧于柳星子的实力,他点点头,说到:“好,就听他说完。道爷,道爷我倒不是这么小气的人。”邪月子、萧龙子互视一眼,心里大叫侥幸:“幸好风子那小子不知道和师妹跑哪里玩耍去了,否则那小子要是在场的话,天啊,后果不可想象。大师兄和他凑合在一起,这乌神老道非马上翻脸,两派立刻就要分个死活。”萧龙子偷偷的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轻轻的嘘了一口气。灵光子也不管乌神老道和柳星子的冲突,自顾自的说到:“老道就想,那麋鹿虽然是妖怪,可是看起来他的内丹光芒精纯而不驳杂,显然是没有杀伤过生灵的。要说妖怪如果杀了很多人,那么这种妖怪我们自然是应该斩妖除魔,替天行道,可是这妖怪没有杀人,小道士要杀它,那就有点过分了罢?”“老道心头也有点火气嘛,就飞出一剑,走势图分析挡住了那小道士的剑光。小道士就叫嚷什么:”我是峨嵋门下青和,奉恩师乌神真人号令,杀此麋鹿,取其内丹炼制丹药。敢问道友是何方人士?‘老道就想,乌神道人我们是知道的,可是这杀妖怪,取内丹配药,这就有点过分了罢。“乌神老道气得浑身哆嗦,大声吼叫起来:“胡说八道,我是要青和去采集天地灵药,哪里有吩咐他去……”一个峨嵋低辈门人不识趣的说到:“师祖,那天我听得小师叔和三师伯商量,说是用元婴、内丹炼制丹药,效果特别好,还能出什么天级一品丹呢……”乌神老道身后一个满脸血光的大汉眉毛一竖,一掌击出,把那门人击飞了三十多丈,他怒声呵斥起来:“胡说,我哪里和小师弟说过这些?”那个峨嵋低辈门人口中狂吐鲜血,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柳星子他们皱起了眉头,乌神老道心里也有了一些明悟,狠狠的横了那大汉一眼,大吼起来:“都给我闭嘴,听灵光子道兄说话。”灵光子看了看那吐血的峨嵋门人,皱眉说到:“诶,你们下手怎么这么重呢?这么小的一个小家伙,你这人好没有道理,居然用这么大的力道打他?果然是不是自己的徒弟,自己不心疼啊……师弟,我这里有‘九转还丹’一粒,你去给那小家伙吃下罢。”说完,灵光子在身上掏摸了半天,终于掏出了一颗乌漆麻黑的丹药,递给了雷震子。雷震子哈哈一笑,接过丹药飞一样的到了那个小道士身边,随手把丹药扔进了他的嘴里。乌神道人脸色狂变,心里暗叫:“失策,失策,该死的老三,回去我再和你计较这次的事情,你,你,你,你们让我峨嵋派的脸面都丢尽了……该死的,好好的你动手打老四的门人,老四心里会怎么想?现在又受了一元宗一份人情,你们这些家伙,怎么这么不会做事?”尤其当乌神老道看到自己的第四弟子满脸气愤的看向了老三,不由得心里又是一沉,眼看得自己门户之中的纠纷,就这样埋下了根源了啊。灵光子叹息一声:“那老道就继续说了,其实嘛,一个门户中,最重要的就是和气,自己同门师兄弟,干吗动手打别人的徒弟呢?唉,老道又说岔话题了,就说那小道士,他非要杀那麋鹿,老道就是不许他杀。尤其那麋鹿虽然满口脏话,但是还算是知道感恩戴德,看得老道替他挡住了飞剑,就跪在了老道身后,一动不动。先圣云,牲畜者,但会感恩,则已通天道。自然不能胡乱杀戮了,所以老道是一定要救他的。”“可是小道士不依啊,他飞剑打不过我,就把什么法宝都祭出来了。”灵光子左边袖子抖动了一下,‘嘻里哗啦’的一阵乱响,一大堆小刀、小剑、小旗子、小令牌、小珠子、小罩子等等法宝掉在了地上。“惭愧,惭愧,老道自己修为不深,可是那小道士似乎修为更低了一些。放着这些好法宝,但是就是发挥不出威力来,老道让他打了几下,打得老道生疼,于是就全部收了起来,准备到时候再交还给他。”说着说着,灵光子的脸色有点变了:“可是老道没想到,那小道士,打了一阵子看到法宝都失效了,居然……乌神道友,不知道你们峨嵋派什么时候学会炼化修道人的元神祭炼法宝的功夫了……这可是魔门的功夫,你们可……”乌神一震,大叫起来:“不可能,青和徒儿,在山上清修百年,怎么可能学会那些东西?”灵光子的脸色有点犹豫:“可是,他最后打出的,的确是‘百鬼灭神珠’哪,虽然只有区区十几个修道之人的元神,火候也不够,也没有加上灵血祭炼,但是那就是‘百鬼灭神珠’啊。老道可是仔仔细细的围着那珠子绕了十几圈,各个角度都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是‘百鬼灭神珠’。诶,本门密典《降魔菉》上说,被此珠打中,元神会有飘然欲飞的感觉,皮肤会露出青紫色。老道还不敢确信自己的判断,就站在原地挨了十几下,果然和书上的描述一摸一样啊。”说着说着,灵光子老道就干脆的真元一震,把自己的衣服全部震成了粉碎。他指点着自己胸口、小腹、大腿、臀部上的十几块青紫色的地方说到:“鬼气还缠绕在老道身上,老道还没有来得及把他们逼出来的,你们追得太快了……这算是证据了罢?一元宗的老道可玩不出这样的阴气森森的东西来。”峨嵋派的女弟子们发出了震天的惊叫,一个个忙不迭的转身,闭目,满脸的通红。乌神老道他们是楞得彷佛呆头鹅一般,而柳星子他们,饶是他们道行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还是有一种就要晕死过去的感觉。体格最大的雷震子飞扑而至,脱下自己身上的道袍,笼在了灵光子的身上,低声说到:“师兄啊,我们知道你是被‘百鬼灭神珠’打的,我们知道,但是呢,你,你不要就这样坦然的给别人看伤处啊。”灵光子看了看自己肌肉块块,皮肤细致紧密的身体,有点诧异的问到:“师兄的身体难道很丑么?”柳星子扁扁嘴,偷偷的瞥了一眼那些峨嵋门下的女弟子,心里苦笑一声,摇头说到:“师兄,你继续说下去,后来你为什么要斩了青和?萧龙子师弟,你去给大师兄找几件衣服过来,快点……快点。”灵光子眨巴了几下眼睛,还是看了看自己裸露了不少部位的身体,这才继续说到:“哦,刚才我说到哪里了?嗯,是说到那小道士祭出了那邪门法宝了。老道挨了很多下,虽然没有反击,但是真元还是护住了自己的心脉的,结果老道真元反震,那小子被那些祭炼的元神反噬,他的元神就快要被吞食了。”乌神道人的徒弟们大哗,而灵光子则是一字一板的说到:“老道一看不好,本来还想要救助他一下,谁知道那小朋友居然,居然发动了‘心魔血誓’拼命。师弟,你知道‘心魔血誓’是什么样的东西,如果我不斩了他,由得他杀了老道的话,只要他一旦控制不住心魔,就铁定会转化成魔头啊。所以师兄只好下重手,先是一剑杀了他,再毁掉了他已经入魔的元神……嗯,就是这样。我的掌心雷刚刚发出,乌神道友就赶到了,速度倒是挺快的……嗯,嗯,其实他入魔的程度不深,老道也不一定要灭了他的元神的,可是那小道士身上居然有两颗千年气候蟒蛇妖的内丹,内丹的元气受到‘血誓’的吸引,已经开始侵入他的元神了,老道不出手,他就要变成妖魔了,这……”峨嵋门人一个个面色呆板,灵光子还是在自顾自的赞叹到:“说来也是神奇啊,峨嵋派的救命信火真是方便,只要佩戴者内腑受震,立刻就朝着所有的门人求救,这倒是保命的好东西。唉,想来是老道的真元反震的时候,信火就直接发出了。如果乌神道友的速度再快一点,在小道士没有发动‘心魔血誓’之前就赶到的话,也就没有今天这么多的问题了。”乌神老道面色彷佛岩石一般,冷酷没有任何的表情,可是在他的心里面,他已经气得快要发疯了,他恨不得就能一剑杀了所有的一元宗门人,然后把自己的几个门人严刑拷打,好好的问一下到底是否他们还隐瞒了自己一些东西。又是‘心魔血誓’,又是‘百鬼灭神珠’,只要是修道之人就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就是五百多年前被铲除的‘血神教’的镇教法典。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让修道界知道自己峨嵋心宗门下有弟子修习了恶名昭著、臭名满天下的‘血神教’法典,那他峨嵋心宗,还要不要在修道界混下去了?恐怕祖师爷都会气得直接在仙界吐血而死。丢脸,丢脸丢到家了,这些混蛋,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乌神老道自觉没有脸面再看一眼一元宗的人,他只能是用凶光连连的眼睛,瞪向了自己的三徒弟火眞道人。火眞道人心里一寒,连忙说到:“师傅,这和弟子无关。弟子不过是和小师弟闲扯的时候提到一下,说是用内丹、元神炼丹,效果很好,但是弟子绝对没有叫小师弟去收集这些东西啊……至于小师弟如何习炼了那些邪门法术,那弟子更是不知情啊。”刚才弟子被火眞道人打了一掌的,乌神道人的四弟子冷笑了一声:“三师兄,这就不应该了。那《血魔密典》,岂不是你从阴风山找到的么?然后你还很得意的说,只要正邪兼修,迟早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么?你还说什么,我们几个师兄弟,只要向你服个软,你就可以把那些东西教给我们么?嘿嘿,小师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把里面压箱底的绝活都教给小师弟了?”火眞道人楞了,随后他破口大骂:“老四,你什么意思?难道《血魔密典》你就没有学么?你的飞剑上那一层血光是哪里来的?”老四一呆,然后大叫起来:“我学了一招‘赤血剑’又如何?大师兄他们谁没有学过?”这一下可好,整个峨嵋派心宗宗主乌神老道在场的十七个弟子纯然撕破了脸皮,纷纷指责攻击起来,除了揭发对方学了多少魔道神功之外,他们甚至连很多根本就见不得人的事情,也都毫不留情的给揭开了出来。柳星子他们站在原地不动,面色冷淡的看热闹。现在是峨嵋派心宗内乱的时候,他们没有必要参合进去。总之,这些丑事就当作笑话听了罢了。而乌神道人呢?他的脸色刚开始是一阵铁青,随后变成了紫黑色,紧接着就是一阵的血红,随后‘唰’的一下变成了雪白一片。他内腑如同被火烧一般,一股子焦灼气息从丹田直冲喉咙,‘哇’的一声,一口鲜亮的血猛的吐了出来。灵光子好奇的看向了乌神道人,低声说到:“唉,真是奇怪,怎么好好的就吐血了呢?莫非走火入魔?也不可能,走火入魔那是静坐练功的时候才会出的事情,一个大活人,好好的站在地上,怎么就走火入魔了?莫非峨嵋派有一门功夫,可以站着练功么?”灵光子说的话,他自觉是自言自语,可是偏偏声音足够让所有人都听到,乌神道人一听这话,更是心头憋闷,心高气傲的他,哪里受得了这种讽刺一般的话语?又是连着三口血狂喷而出。那个深藏在山腹之内的洞穴之中,厉风掏出了自己的飞剑‘寒雀’,卖命的挖着在山洞四壁上镶嵌着的大颗大颗的宝石。这里以前应该是一个火山口,地下岩浆冲上来冷却后,结果形成了这样数以万计的大粒宝石,结果就便宜了厉风这个贪财的家伙。这些宝石大的足足有鹅卵大小,小的也有小手指头一般,尤其难得的是个个纯净无比,质地算是极品宝石,倒是便宜了厉风这个家伙。他的动作飞快,加上‘寒雀’飞剑锋利无匹,挖凿了不过小半个时辰,那上万的宝石就几乎全部堆积在了地上。而赵月儿则是比厉风有眼光一些,这个洞穴里到处都垂着大根大根的石钟乳,一滴滴散发着丝丝寒气的乳白色液体从石钟乳的末端低落,一滴滴的融进了洞穴地面正中的一个小小的水潭之中。那小水潭不过丈许方圆,深有尺许,全部都是这些极度难得的万年石钟乳所化。更加让赵月儿欣喜的,是这个水谭中有着十几条浑身银白的类似水母一般的小生物在飞快的游来游去,她的眼光高,认得这是一种称为‘灵岩精’的东西,功能驱散一切阴邪毒瘴,最是炼制灵丹上好的药物。想了一想,赵月儿掏出了两个玉瓶,玄功引动,那潭水顿时升起了两根银亮的水柱,准准的投入了两个玉瓶之中。那十几条‘灵岩精’,则也是刚好分成两批被吸进了玉瓶。赵月儿笑起来,把两个玉瓶封好口子后吩咐到:“徒弟,乖徒弟,听着,不要挖那些石头了……这里的万年石钟乳,一滴石钟乳可以顶得过普通人炼气十年的功夫。就算是我们修道之人服食了,也可以当得三个月的苦功。里面的‘灵岩精’呢,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嘻嘻,我们拿一半回去让同门炼药,剩下的一半就便宜你了,你以后每天子时炼气的时候,就吞服一滴石钟乳,可以帮助你凝练真元的。”说完,她丢了一个玉瓶给厉风,厉风连忙笑着答应了,晃手之间,玉瓶就消失在了他的袖子里面。赵月儿看得厉风又爬上了石壁开始挖宝石,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唉,你这样,还算什么修道呢?……咦,奇怪了,这里面这么光亮,但是又没有天光照入,应该有些宝贝才是的。”她在洞穴内四处游走了一番,却一无所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厉风已经把所有的宝石全部给堆积在了一起,正在思忖着怎么样才能把这一大堆东西给运回去呢。看得赵月儿在那里皱眉思索,他不由得充起了好汉:“师傅,这有什么好想的?你要找这里的宝贝是不是?看我的。”说完,他手上‘寒雀’剑化为一道精光飞了出去,绕着洞穴一阵盘旋,就把那些亿万年堆积而成的巨大的钟乳石全部劈成了碎片。赵月儿呆了一下,气恼的叫嚷起来:“你干什么?这块宝地就被你毁掉了。”要是厉风不来这么一手,过个几百年,说不定又是一潭子的石钟乳在这里,可是现在,厉风把所有的钟乳石都给劈掉了,这就叫做断根了,以后这个山洞也就等于废了,再等他结成这么大的钟乳石,还不知道要多少亿年的时间了。厉风听得赵月儿语气有点薄嗔,连忙跑过去陪笑到:“师傅,我这是为你分忧啊,你看,找宝贝,自然就是……哇,我看到了。”厉风恶狗一样的扑了过去,一拳击出,一团正在冉冉飞起的灵光被他满含真元的一拳击中,‘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块散发出万道寒光,冷气袭人的透明石块。赵月儿也飞掠了过来,看了拿不过小孩子拳头大小的石块一眼,她惊呼起来:“咦,我们的运气倒是真的好到家了,这是不知道多少年天地灵气才能凝聚而成的‘玄石’啊。传说这种石头佩戴在身上,就永远没有走火入魔的威胁了,风子,你倒是运气真的很好呢。我有娘亲护法,倒是不需要这东西了,你给我听着,以后你不管干什么,都要把它贴身带着,明白了么?”说完,赵月儿捡起了‘玄石’,想了一下,一道剑光飞出,在‘玄石’上刺了一个小小的孔洞,从自己的腰带上抽出了几根丝绦,穿过孔洞后,把那‘玄石’戴在了厉风的脖子上。厉风只觉得鼻子前清香阵阵,刚要说些客气话,赵月儿又拉开了他胸口的衣服,把‘玄石’贴着他的肉放置了好去。厉风感觉到赵月儿那细嫩的手指不经意的擦过了自己胸前皮肉,不由得浑身一麻,差点就软在了地上。赵月儿可不知道他心里的这么多花花肠子,微笑着替厉风整理好的衣服,她轻声告诫到:“这‘玄石’虽然没有什么大用,但是对于那些邪门外道的修士来说,可就是保命的无上法宝了。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有这宝贝,明白么?”厉风连连点头:“放心吧师傅,保证除了我自己,就只有你知道我有这宝贝……嗯,不过小猫要是泄密了,我可就没有办法了。”赵月儿恶狠狠的横了小猫一眼,狞声到:“它敢泄密,我就把它烤了吃了。”小猫吓得两只前爪一伸,飞快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趴在了地上。它在心里不忿的嚎叫:“凭什么,我小猫也算是长得英俊潇洒的一代虎精了,居然差别待遇这样大啊。不公平啊,这小丫头,有了男人就不顾交情了,她就没想想,她小时候,是老虎我扛着她满山跑的啊。那时候,她要祸害那些野兽,不也是我充当打手么?……呜呜,有了新人,就忘记旧人了……赶明儿,我也去找一头母老虎做伴,省得成天看你们两个浓情蜜意的。”想到母老虎,小猫的嘴角又勾了起来,一溜儿涎水滴答答的流淌在了地上。闹腾了一阵子,赵月儿看着地上的那一大堆宝石摇头叹道:“你要这些石头干什么?我们修道之人,还要银子使用么?不过,既然是你的爱好,也就算了……徒弟啊,我怎么感觉,你和传说中的神龙一样呢?他们也是看到宝石就拼命要强占的。”厉风挺了一下胸膛,笑着说到:“那证明徒弟我英明神武,有神龙的风范……诶哟,不要打。”赵月儿抬起脚狠狠的在厉风的屁股上踢了两脚,笑骂到:“你这样子,最多就是地上一条鼻涕虫,你也算是神龙么?……唔,算便宜你了,你这么喜欢收集这些金银珠宝的,干脆送你一条‘乾坤袋’,里面可以装一座山进去呢,也省得你把那些金子、银子的埋在‘聚元阵’的后山里,没来由的破坏了风水。”厉风愤愤的叫道:“金子、银子,怎么会破坏风水呢?……诶,谢谢师傅,这个就是那号称装座山进去,也不过二两重的‘乾坤袋’么?真是好宝贝啊,好宝贝,嘿嘿,谢谢师傅,这样那些金银珠宝我就可以随身带了,这就放心多了,也不用害怕小偷偷走了。”他抢一样的夺过了赵月儿手上那条两寸宽,三寸许长的小小的银色丝织口袋,法诀一展,地上的那一堆宝石‘滴溜溜’的飞了进去。厉风拼命的掏摸了一阵,果然这口袋还是又轻又薄,彷佛没有装进什么东西一般。厉风喜欢得彷佛猴子一样的跳了起来。赵月儿则是皱眉看了看被厉风飞剑砍得一片狼藉的山洞,摇头说到:“算了,算了,这里的灵气已经被你一剑全部给泻掉了,重新集聚灵气,还不知道要多久呢。不过也算不亏了,你得了一块‘玄石’,附带这么多的石钟乳和‘灵岩精’,我们这次倒是发财了呢……回青云坪罢,省得师兄他们着急了。”厉风点点头,老老实实的趴在了地上,顺着那个小小的岩缝爬了出去。小猫这次干脆变得更小了一点,趴在厉风的背后借力了。三人离开了那被厉风彻底毁掉的洞穴,一溜烟的回到了青云坪。厉风愕然说到:“唉,那老道是谁?怎么还带了一群大小子、小姑娘到处乱跑……诶,不好……他妈的,老家伙,我操你十八代祖宗的奶奶,狗嬲的王八蛋,你个……”赵月儿和厉风同时驾剑光冲了过去,厉风‘御雷诀’一招,体内真气潮水一样的涌出,一道天雷狂轰而下。却说那乌神老道吐了几口血后,他门下的弟子一个个都吓得不敢再说话了。乌神老道强忍心头的怒火,强行克制住了心头的煞气,冷漠的说到:“一元宗的诸位道友,这次是乌神我冒昧了,没有问情缘由,自己找上门来受辱了……灵光子道友杀死青和的事情,我们一笔勾销,今天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发生过。”柳星子凝重的点头:“是,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柳星子已经觉得这事情有点难办了,要是传出去说峨嵋心宗的二代弟子,都在修习魔法,这可是足以让峨嵋派全派覆灭的大丑闻,他不得不慎重说话。乌神老道默不作声的往外走,他的那些不争气的门人垂头丧气的跟在了后面。柳星子他们身为主人,自然是紧跟在了乌神老道的身后,送客出门。柳星子和邪月子等几个脑袋轻灵一点的,偷偷摸摸的以元神传音,开始商量对策,毕竟这次的事情,是不可能不出风波的。谁都看得出来,乌神老道已经想杀人了,估计回山后,他的那十七个弟子,不会有几个活人留下来罢?乌神老道的大弟子看得一元宗的弟子们都在出神,连忙偷偷的上前了几步,低声的在乌神的耳边说到:“师傅,回到山上,任凭您老人家怎么处罚我们都好……可是这次的事情,我们的脸面可是丢光了啊。如果一元宗的人在外面宣扬说,师傅你的徒弟都修炼了魔功魔法,这可是会让峨嵋派千年清誉毁于一旦的事情……到时候,先不说弟子等是否会被废掉功力,赶出山门,恐怕师傅您也……”他做出了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乌神老道心里翻腾了几个念头,眼里杀机一闪,瞥了一眼自己的大弟子说到:“戊灵,你说呢?”戊灵道人满脸的煞气:“只要我们让这些人日后再也说不出话,我们就不怕别人知道了。这是我们心宗的家务事,师傅要怎么处置我们都可以,但是万万不能让一元宗的人在其他同道面前胡说八道,破坏了师傅的威名啊。”戊灵道人自己也有打算:“只要你一元宗的人不多事,凭借师傅平日对自己师兄弟的溺爱,那什么事情还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么?”萧龙子拿着一身道袍飞了过来,大声叫唤到:“大师兄,你的衣物,更换一下吧。”戊灵道人飞快的说了一句:“现在一元宗十二大弟子都在,现场除了我们的人没有其他人。一元宗的长辈都在闭关修炼,根本不可能知道外界的事情,师傅,你可要把握住机会了啊。我们师兄弟十七人在,有修为的弟子还有三十多人,这可比他们强多了啊。”戊灵道人私心一起,居然就对着乌神老道施展了‘荡神大法’。乌神老道一时不查,哪里想到自己的徒弟会用魔功挑拨自己?再加上他本来就满肚子怒火,满心的杀气,现在更被魔功一勾搭,顿时滔天的火气都化为杀意,瞬间爆发了出来。他一个急转身,看向了就在身后五尺到一丈远的一元宗十二位弟子。柳星子楞了一下,停止了和其他师兄弟的元神对话,微笑着稽首到:“乌神道友,还有什么吩咐?”他的脑袋还没有抬起来,他就看到眼前金光大盛,一股洪然巨力当面袭来,自己元婴都差点被震飞出了身体之外。戊灵道人则是欣喜万分的看到,乌神老道手上发出了三十六道龙形金光,带着震天的龙吟冲向了一元宗诸人。每个一元宗弟子都是连续被三道金光击中,身体彷佛叶片一样的朝着后方激射。戊灵道人知道,乌神老道心气之下,把峨眉山镇山的法宝,号称攻击力修道界最大的‘六道轮回,灭神真龙剑’给施展了出来。据传说,也就是峨嵋的长辈们吹嘘的,这三十六柄真龙剑,每一柄都是一条遭受天劫而死的飞龙身体所化,其中蕴涵的灵力无穷,威力绝伦。连续三剑劈在了一元宗的门人身上,哪怕他们的修为再高,也非要重伤不可。柳星子他们哪里想到,身为一宗之主的乌神,居然会骤然的偷袭下毒手。尤其距离这么近,真龙剑的速度又快得吓人,十二人根本没有提气的机会,就被打飞了出去。其中萧龙子、古灵子、鬼心子等几个功力较差的,直接就是一口血喷出,仰天倒在了地上晕倒了过去。柳星子、灵光子、灵犼子、雷震子、邪月子等几个功力高深的,也是一口血喷出,体内真元一下子就紊乱了起来,只觉得三股凌厉到了极点的剑气在体内往来穿刺,破坏力惊人。乌神老道眼看自己一击成功,不由得心里大乐,就要御剑再次的劈下。只要这剑光稍微的一绞,一元宗这十二个门人,起码就有一半的肉身会被报销掉。而乌神的十七个门徒,已经是准备好了天雷地火,只要看到有元神飞逃,马上就要出手彻底的剿灭。幸好厉风和赵月儿已经扑了出来。赵月儿面色阴寒,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玉瓶,无数道七彩毫光从瓶口飞散了出来,天地顿时一片黑暗,就只有那些细细的毫光纷纷扬扬的在黑漆漆的空中散发出万丈光芒,温柔的,但是极其快的朝着峨嵋派的弟子们笼罩了下去。厉风是‘朱雀钺’、‘寒雀’剑同时飞出,一道火光,一道寒光对着乌神老道就是一通狂砍,体内所有的真元也都凝聚了起来,倾力发出了一道天雷。乌神老道还没有把赵月儿的法宝放在心里,但是那些毫光来势好快,瞬息之间就到了他们身前。乌神老道一不小心,被三道毫光从心口对穿了过去,顿时觉得体内真元一泄,似乎元婴都燃烧了起来。没错,他的感觉没有错,他的元婴是在缓慢的燃烧,这些毫光拥有一种奇怪的热力,可以让纯能量凝聚的元婴燃烧起来。乌神老道吓得魂飞天外,他灵台突然清醒,也突然想起了传说中的一种,收集了北极磁光炼制的最歹毒的炼魔法宝。同时他也看到了一元宗的几个清醒的门人,已经掐动了一个古怪的法诀,目露凶光的看向了自己。同时他耳边传出了阵阵惨嚎,他的元婴还能持续燃烧个几天的,可是他的门人弟子,已经有十几个人被打得形神俱灭,甚至他们得飞剑也被那道道毫光给融解了。乌神老道一声惨嚎,他失神的时候,厉风的‘朱雀钺’已经把的左臂给切豆腐一样的劈了下来,然后那道火候稍微有点不足的天雷配合着二十七道毫光,再次的轰击中了他的胸口。乌神老道疾呼一声:“徒儿们,快撤……一元宗诸位道友,这次是乌神老道孟浪了。现在解释,诸位道友也是不会搭理,乌神只有下次再来请罪了。徒儿们,快撤。”随着柳星子他们的灵诀打出,天空中显露出了五座小巧的灵峰,碧光闪动中,一团团的雷光已经开始封锁四周了。乌神老道恰恰的带着五十个修为比较高深的门人飞了起来,其他的门人全部被赵月儿发出的毫光毁在了当场。‘轰隆’一声炸雷声,青云坪守护仙阵‘大五行灭绝诛神阵’的前奏开始了,十三个在空中的峨嵋门人顿时化为齑粉,连带着他们的法宝都被炸成了一堆废铁。乌神老道惨叫起来:“诸位道友手下留情,留份情面好日后相见。”耗尽了体内真元的厉风坐在地上狂吼起来:“老王八,老子下次和你老婆倒是有兴趣再见,你他妈的去死了好……我操你老母的,你敢打我师傅,你信不信我真的去操你老母的?”厉风看到萧龙子等人面呈淡金色的倒在了地上,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的心中一疼,漫无边际的疯狂咒骂起来。柳星子没有说话,灵诀在引,五座灵峰缓缓的旋转了一下,无数道金光从天空中轰击了下来。惨叫连连,又有十七个峨嵋门人被金光击中,顿时化为气体烟消云散。乌神老道心疼得乱叫起来:“柳星子柳道兄,不我乌神的面子,你想想我峨嵋派的开山祖师和你们一元宗的几位前辈的交情……想想一千七百年前,天劫魔头突袭一元宗,峨嵋派三宗来援,六代弟子死伤上千啊……”柳星子等人蓦然听到乌神老道提到了这件事情,不由得心头一软,灵诀发放的速度慢了一下,乌神老道已经带着最后剩下的二十位门人,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的飞遁了开去。一时间整个世界静悄悄的,只除了厉风的厉声叫骂:“老王八,你他妈的停下来,给老子的师伯和师傅陪命啊,老子要血洗了你的峨眉山……老子发誓,总有一天,老子要血洗你峨嵋啊……老子他妈的要用黑狗血,泼满你整座山头,我干你妈的……”叫骂着,叫骂着,厉风连滚带爬的到了萧龙子身边,大声叫道:“老杂毛,你可别死啊,你还有很多法门没有教给小爷我啊……喂喂喂,古灵子,你这个老不死的小气鬼,你也别死啊,你还欠我很多丹术没有教啊……呜呜……”他是真真正正的痛哭了出来,没有一点虚伪的痛哭了出来,甚至他自己都还在心里怀疑:“古怪了,我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呢?我为什么要这么伤心?呜呜呜……天啊,莫非我喜欢上了那些老道士?不可能啊,我喜欢的是师傅老婆啊……古怪了啊,呜呜呜呜呜……”柳星子、邪月子他们心头一热,对望了一眼,重重的点头:“罢了罢了,这个喜欢偷奸耍滑的师侄,倒是没有收错……就可惜那张嘴,实在是恶毒了一些。”赵月儿收回了那些毫光,呆呆的看着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厉风,心里却是冒出了另外一个念头:“风子这么伤心呢,那么要是我死的时候,不知道他会不会抱着我哭啊……呸呸呸,我胡想着些什么呢?三清道尊在上,刚才我说的话是胡说八道的,好端端的我说死字干什么?”天空中五座灵峰偷偷隐去,顿时又是一片湛蓝的天空,和煦的阳光洒落了下来。白云朵朵,清风阵阵。云层里,满身血污,还丢了一只手臂的乌神老道目光呆滞,满脸羞惭,一肚子后悔的,带着门人偷偷摸摸的回到了峨嵋后山心宗驻地,随后他立刻宣布闭关十年,不见任何同门同道……

  一、排列三第2020029期开出号码395,其奇偶比为3:0,大小比为2:1,号码012路比为2:0:1。该号码直选历史上出现了8次。

  排列三第2020023期-第2020025期分别开出奖号:061、614、424。

,,贵州快3投注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贵州11选5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