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么样咬下去才更解恨一些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5 06:13  点击:
厉风生平第一次变得如此的深沉。眯着两只眼睛坐在潭水边上,双手抱着膝盖的他,浑身笼罩在一股非常肃杀,非常的阴冷,近乎有点苍凉的气息之中。赵月儿站在他身后两丈多的地方
厉风生平第一次变得如此的深沉。眯着两只眼睛坐在潭水边上,双手抱着膝盖的他,浑身笼罩在一股非常肃杀,非常的阴冷,近乎有点苍凉的气息之中。赵月儿站在他身后两丈多的地方,虽然一眼看过去,就能看出厉风的修为境地并不是很高,但是赵月儿却有了一种很古怪的感觉,那就是她根本看不透厉风这个人。她根本就看不透厉风在想着些什么,想要作些什么。赵月儿就记得柳星子闭关养伤前,看了眼发呆的厉风后对自己所说的话:“这小子,原来是个伤心人。”因为伤心,所以要用那种胡作非为的面具,用那种胡说八道的行为来掩饰自己。因为伤心,所以他看起来好色、贪财、贪图享受,却不过是因为他对于自己没有任何的信心,但求在手上能够多抓住一些东西而已。隐隐约约的,赵月儿似乎都能够明白一点柳星子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也许,厉风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把一元宗的所有的人,当作了自己心灵上那些窟窿的膏药,用来弥补自己心灵创伤的膏药。更加俗白的说一句,厉风对于所有一元宗的人,已经有了感情,一种他自己不承认,自己也没有发觉的感情。所以,当他发现自己所喜爱的这些人受到伤害的时候,才会反应如此的剧烈。“啊~~~,我操你祖宗的,就算那些老家伙老杂毛要死,也要被小爷我气死啊。他妈的,峨嵋派,你们等着瞧。”厉风突然跳了起来,蹦跳着对着天空发出了大声的咆哮,倒是把赵月儿吓了一大跳。跳着脚的发泄了一通,厉风手右手剑诀一引,一道寒光从他嘴里喷出,他已经飞出了‘寒雀’剑。连绵的真元不断的朝着剑光喷吐了出去,‘当’的一声大响,那道两丈许长的寒光已经骤然间幻化成了十数道剑光,在空中往来刺击,顿时满眼都是光芒闪耀,寒气袭人。赵月儿急忙鼓掌笑道:“恭喜,恭喜,想不到你现在居然能够领悟‘千剑诀’。”厉风收回了剑光,垂头丧气的说到:“领悟这东西有什么用?不就是把剑光多分化几条么?唉,还是打不赢那些老道士啊。”赵月儿呆了一下,走上去狠狠的在厉风的脸上抽了一个耳光,嗔道:“你说这些算什么呢?你要是想要找那乌神老道报复的话,就更加需要努力的修炼才是。你害怕自己没有机会报仇么?那乌神老道不过才修炼了三百年,如果不是他那死鬼师傅被天劫重伤临死之时,把自己全部真元灌注给了他,他才不会有这样的修为。”“不过,就算是他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也不是大师兄他们的对手,只不过是没有想到,那老家伙会这么无耻的下手偷袭罢了。我们一元宗的炼气法门胜过他们多多,只要你努力修持,加上各位长辈的帮助,你总有一天会超过乌神老道的……甚至你根本不需要有他那样的道行,只要你能拥有接近他的修为,日后我偷了‘一元珠’给你使用,照样可以打得他满地找牙。”厉风的眼睛里面渐渐的透出了坚定的光彩,他点头说到:“是的,我们一元宗法宝、灵药这么多,总有一天我会追上他的。到时候,我就要用最污秽的东西泼在峨嵋山上。妈的,老子不信我就赢不了他……还有,师傅,你不要忘记你还和我打赌了的,我肯定会比你先到达元婴界的。哈哈哈哈,背着小猫绕华山三圈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干的,那家伙太肥了啊。”跟在厉风身后的小猫气得张牙舞爪的,很是不怀好意的瞥了一眼厉风的臀部,似乎在琢磨着,要怎么样咬下去才更解恨一些。赵月儿连连点头,看到厉风的精神重新振奋了起来,赵月儿不由得心里暗自欢喜,一时间晕了头的说到:“松子师叔把‘紫极心经’借给你了,哼哼,倒是便宜了你,可惜你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参悟里面的天书。嗯,你要是想要更快的提升自己的道行的话,我倒是有办法。本门密藏的百多卷天府道书,其中法术威力惊人,你现在就跟我去‘紫寰小筑’去,你先把内容记下来再说。”厉风楞了一下:“天府道书,很厉害么?”赵月儿点头:“没错,其中记载了一些传说中仙人使用的法术,可惜就只有法诀,没有详细的炼气手段,所以消耗的真气太多了一些。没有金丹期以上的修为,根本无法使用,但是其中也有很多很奇妙的法门,可以说都是法术的捷径吧,修练起来进度极快。但是你一定要小心,不能沉迷法术之中,一定要加深自己的修为啊。”厉风连声应诺:“那是自然,我可不想象昨天一样,一道天雷发出,结果自己真元全部被抽空了,最后根本都没有力气站起来……不过,我已经学了很多法诀,师伯他们说,那些法诀修练到最精深处,可以偷天换日,无所不能,难道所谓的天府道书,比起我现在的法诀要厉害么?”赵月儿摇头,想了一想解释到:“这倒不是……嗯,打个比方吧,你现在学习的‘御雷诀’,是一柄钝斧,只要你慢慢熟悉他,不断的琢磨他,日后自然会变得锋利无比,并且和你心意想通,招之则来,挥之则去,随你心意威力可大可小。而那天书里面记载的‘雷霆千里’,就好比一柄已经是无比锋利的斧头了,但是却是异常的沉重。你使用起来威力绝对惊人,奈何过于强大,你根本无法控制,很可能伤人伤己啊。”赵月儿咬了一下嘴唇:“不过,这种法术用来对付峨嵋派的那个老道士,倒是真正的合适。好个卑鄙无耻的老家伙,等得师兄他们养好了伤,不要等父亲他们出关,我们都可以直接去他们峨嵋派求个公道了。如果不是偷袭的话,他乌神道人哪里这么容易得手?”厉风沉默了一阵,这才有点不好意思的问到:“老道士他们没事吧?不是说我师傅的金丹都差点被打碎了么?”赵月儿连连摇头:“放心,他们没事,只是真元损耗太大,而且肉身受创太重了。我开了父亲的丹房,取了八粒天级二品灵丹‘涅盘丹’给师兄他们,只要分了那些丹药吃下去,加上其他的灵药调养,最多半年的功夫,就可以恢复如初了。这半年的时间,你就正好多学点厉害的法术,挑选一些你现在的水准能够使用的,到时候去峨嵋山,把你也算上。我知道你想教训他们的门人。”厉风连连点头,脸上浮现起了一股凶厉之气。赵月儿看着厉风那突然转得有点狞恶的面孔,不由得心里一惊,寻思到:“风子他小时候,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怎么心底深处会有这样强的凶煞之气?灵光子大师兄为人处事虽然木讷到了极点,但是识风鉴之术极其精妙,他居然也和娘亲说一样的话,这倒是让我有点不解了……风子平日里在我面前,岂不是和小猫一样很好玩的么?”一路地头沉思着,赵月儿带着厉风朝青云坪深处走去,一路行去,经过了‘九阳聚元阵’,过了‘天灵泉’,赵月儿挥手散去了一缕缕的白色雾气,露出了一条小小的峡谷来。两人带着小猫直接穿越了峡谷,到了一个在厉风看起来,根本无法理解的地方。这里,漫天繁星,一股股奇异的能量波动弥漫四周,厉风走过去的时候,近乎有着在水里行走一般的漂浮感觉。他的耳朵里面,似乎还能听到自己的身体被那些彷佛实质一样的能量波穿过的时候,发出的‘嗤嗤’的细微响声。而他们脚下的地面,不,根本就没有地面,他们就这么行走在黑色的虚空之中,每一脚踏下去,都有一圈白色的波纹从脚板下冒出,朝着无穷尽的边际蔓延了开去。厉风呆住了,不由得问到:“这是哪里?”赵月儿沉声说到:“一元宗真正的核心,本门开山祖师,封神一役阐教仙人黄龙真人破开虚空飞升之时,以自身一半真元劈开的‘小寰天’。这里存在于人间,但是又同时存在于通往仙界的路途之上,包括道家三十六洞天在内,这里是最靠近仙界的地方,也就是天地灵气最为充足,偶尔还有仙灵之气溢出的地方。”厉风干涩的吞了一口口水,不见识真正的东西,的确是不可能知道一元宗到底强到了什么水平。最靠近仙界的地方?那就是说,飞升之际,劈开虚空所需要的力量就小了很多,而天劫的力量也会削弱了不少……打个比方,这里靠近仙界,就等于是仙界的大门口了,天劫就好像是一颗炸弹,那些仙人也不是白痴,他们可能用一颗威力太大的炸弹在自己家门口引爆么?尤其,那所谓的仙灵之气,那是比元婴的灵气还要精纯上万倍的宝贝。只要能够吸纳一丝仙灵之气,一个修道者哪怕是把他扔进沙漠那种灵气全无的地方,他也可以在百年之内养成金丹的。厉风舔舐了一下嘴唇,喃喃自语:“我的妈啊,这里怎么没有一元宗的弟子修炼呢?”赵月儿横了他一眼,嘀咕着说到:“怎么没有,我闭关的时候,都是在这里的。不过,这里不能受到太多人的干扰,如果同时进入超过三个人,那么真元波动振荡,就可能引起这里能量的不平衡,最后整个‘小寰天’都会崩塌的。所以一般就是我娘亲带着我在这里修炼,师兄他们只是偶尔进来查阅一下典籍罢了。”两人带着小猫在黑漆漆的地面上不断的朝前走,小猫很是诧异于自己脚掌下出现的白色波纹,不由得把脸蛋靠近了地面,却突然发现地面上映照出了一张自己的脸蛋,吓得小猫拼命的挥动着自己的右掌对着地上那张老虎脸就是一顿狠砸。‘嗤嗤嗤嗤’,无数道白色波纹散播了出去,赵月儿回头看时,不由得乐得大笑。“笨蛋,那是你自己,不用打了……这里有一些事情是无法解释的,明明我们下方就是虚空,可是却像是镜子一样,可以反射出很多东西。尤其有一些是我们根本就没有见过的东西,听说在这里,有时候还可以看到过去和未来,倒是不知道是真是假。”厉风呆了一下:“可以看到过去和未来?”他心里顿时冒出了极度恶劣的念头:“那要是小爷运气好, 甘肃快3走势图岂不是可以看看, 甘肃快3开奖网两百年后你是不是带着我的儿子, 甘肃快3开奖网站而我的儿子叫你叫娘?嘿嘿……不过么, 甘肃快3开奖结果查询这倒是要靠运气说话了。”想着想着,厉风脑袋里面的念头是越来越不堪,终于他忍不住的问了个问题:“师傅,我只是觉得奇怪,修道之人也可以成亲生子的么?”赵月儿身体顿了一下,歪着脑袋横了厉风一眼,打量了厉风老半天,这才嘟嘴说到:“哼,哼,你问这个干什么?我知道你是奇怪我娘亲和我父亲为何有了我,不过,那也要怪我父亲了。为了祭炼‘七巧督菉’,引得天魔嫉妒,从微妙之中潜入我父亲心海,引发内阳真火,差点就把几百年苦修化为乌有。幸好他和我娘亲是双修的道侣,因而娘亲以自己纯阴真元辅助,历经三年,炼化了心中天魔,结果道行大进,但是也是不小心泄漏了一点元阳,所以才有了你师傅我啊。”厉风恍然大悟:“哦,原来掌门他是走火入魔了。”厉风顿时出神:“妈的,那要是老子也被心魔侵扰一次,岂不是就可以和师傅……嘿嘿……不过,就我现在这水准,域外天魔估计也看不上小爷我,唉,想勾动内阳真火都难啊。”继续前行了大概二十里路的样子,前方突然有柔和的紫色光芒散发了出来。厉风定睛看去,那边是一道紫色的光柱不知道从多高的天上射了下来,光柱中有点点透明的灵光在往来飘舞,强劲的灵气一波波的从光柱中散发了出来。被光柱笼罩着的,是一个小小的,没有围墙的院子,其中有小桥流水,山峰瀑布,山峰之下,是一座小巧玲珑的,四周有掐丝、镂空花鸟草木花纹玉石游廊装饰的精舍。精舍看起来也就五六间的规模,黑瓦白墙,绿色窗棂,有着一股子很特别的清净感觉。两人一虎轻手轻脚的走进了院子,厉风终于踏足在了土地上。吸一口气,厉风顿时差点就被那充足的天地灵气给呛了个半死,这里的灵气,几乎都已经成液态状弥漫在空间之内,厉风有一种被浸泡在水中的古怪感觉。赵月儿指点了一下那条蜿蜒的溪水,说到:“仔细看看罢,那不是水,那是水状的天气灵气啊。”厉风呆了一下,液态的灵气?他突然明白了,身处凝气初期的自己,应该如何的继续修炼了。他现在已经从后天进入了先天妙境,和天气元气有了很好的沟通,基本上只要他不使用法术,仅仅如同普通武林人士一样拳打脚踢的话,他的真气不愁枯竭。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真元不断的凝结,再次的凝结,到了最后量变转化为质变,就可以转成氤氲紫气,最终结成金丹了。如果他不能炼化自己的真元,就保持现在的水准的话,他也就不过一个武林之中的先天高手一般的人物,而且还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因为他虽然从华山派上一代掌门的卧房内偷了两本秘籍,但是从来没有修习过,一点招式都不懂的。这些都是闲话了,且说厉风感悟到了这一点,心里不由得涌上了一阵欣喜。他看着那些溪水流淌到了小溪的尽头,立刻就变成了点点灵光飞散了开去,彷佛一条瀑布在对天逆流一般,万般彩光从那灵光之内散发了出来。厉风仰天长笑了三声:“哈,原来那所谓的凝气期,就是这样啊……哈哈哈,小爷总算是明白了。”赵月儿狠狠的打了一下厉风的后脑勺,喝道:“你笨蛋呀,现在才领悟么?那些炼气的口诀,你都读到哪里去了?……好了,你自己随意选一个房间进去罢,这里的道书,你不能带出去的,所以只能在这里记熟了。尤其我告诉你,这里千万不能练习法术,也不能修炼法宝,否则就小心自己被吸来的灵气撑死。你最多就能在这里炼气,而且每天炼气的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一个时辰,太浓厚的灵气,你暂时还是没有办法适应的。”厉风连连点头,而小猫已经是趴在了地上,开始闭目冥思了,这是小猫修炼的姿势。赵月儿把厉风交代了几句后,转身朝着来时的道路走去:“你注意了,要是想要出去,随便往哪个方向走,总之只要你走出这么多的距离,就肯定会被扔出去的。现在青云坪没有人,师傅我不能在这里陪你,还是要去外面查看一下。虽然有‘大五行灭绝诛神阵’掩护,可是师傅还是去把‘万里云烟,江山社稷图’给发动了的好,省得有人趁现在入侵,我们两个可不是人家的对手。”赵月儿的身影渐渐的没入了黑暗中,厉风则是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低声说到:“江山社稷图?那好像是我在茶馆里面听书,封神榜里很有名的一件法宝啊……妈的,一元宗的宝贝还真多。”摇头叹息了一阵,预测推荐厉风随意的走进了一间屋子,随手抓起了一卷金色的竹简,翻阅了起来。第一根竹简上,用上古蝌蚪神文标志了一行大字:“洪涛天下……共工氏惠存。”厉风浑身一个哆嗦:“妈的,共工?那不是传说中的水神么?”他急忙的翻阅了起来,越看越是浑身大汗淋漓,身体不断的颤抖起来。“水,至柔也;水,至阴也;其至柔,则循隙而入,无所不至;其至阴,则融会浩荡,消化万物。”这是洪涛天下的总纲。随后,就是一连串的法诀,很干脆的法诀。没有任何的锻炼自身的法门,完全就是在使用者已经拥有了很深厚的真元的情况下,如何更好的操纵水,如何让他所操纵的水能够发挥最大的破坏力。如果说‘御水诀’,如果你的功力不精深的话,最多在江河里掀起一个小浪头,那么‘洪涛天下’则是不管你功力水准如何,要么你彻底使用不出来,要么就直接掀起惊涛骇浪,而且往往在你勉力发动后,这法诀会抽干使用者的最后一丝精力,就算是被吸成干尸,也不是没有可能。厉风尖叫起来:“妈的,这是道法还是魔功啊?哪里有这么变态的法诀?妈的,妈的。”手诀只有十三个,口诀也只有六句,厉风如今也算得是过目不忘,因而很快就记了下来。再次的抓起了一卷竹简,那就是赵月儿曾经提到过的‘雷霆天下’了。厉风心里再次的发寒……‘御雷诀’可以随心所欲的掌控自己召唤而来的天雷,可是这‘雷霆天下’么。厉风吞了一口口水,瞪圆了眼珠子,有点惊怕的说到:“哪里有这样的法诀的?简直就等于抱着一门红衣大炮冲进人家家里,然后直接点火啊。方圆十里之内雷霆乱降,那铁定是连同施法的人一起劈了进去了,还有活口么?”厉风摇摇头,记熟了那些法诀后,小心翼翼的,彷佛扔毒药一般的把那卷轴给扔开了。他自言自语到:“这些都是自杀的法术啊,要是修为没有元婴以上,说不定还没杀死敌人,就把自己给杀了。”不过,厉风眼睛猛的亮了起来:“娘的,小爷以后要是有钱有权了,找几个不怕死的冲进峨眉山,每样法诀都发动一次,那岂不是爽哉?”厉风猴子一样的在‘紫寰小筑’内跳来跳去,一卷卷的翻看着那些威力无穷的天府道书。一个个威力强大至极,但是要求也变态至极的法术,就这么记进了他的脑袋。厉风只有一个遗憾:“果然是一个有关自己修炼的字都没有,还指望能找到几本可以让老子明天就修成元婴的道书呢……唉,师傅他们也太小气,到现在小爷我是凝气初期了,他们居然连如何修炼金丹的口诀一句都不教给我,还说什么好高骛远对修为不利,诶,好高骛远到底是什么意思?小爷我忘记了。”厉风在‘紫寰小筑’拼命的背诵法诀的时候,赵月儿已经到了青云坪。她飞身进了厉风初来青云坪时,所看到的凌天峰上那一个散发着淡淡紫光的山洞。赵月儿直接走进了洞里,解开了十八层禁制后,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石室。石室内有一张香案,几盏长明灯放置其上,三个稻草蒲团放在香案前,而蒲团的正前方墙壁上,则是挂着一个老道的画像。图画中,那老道长髯飞舞,右手挥动着一柄巨大的宝剑,而他的坐骑,赫然是一条五爪黄龙。赵月儿跪倒在了中间的那个蒲团上,连拜了三拜后恭声说到:“祖师在上,如今一元宗门人尽皆中伤,弟子赵月儿为保青云坪平安,特借‘万里云烟,江山社稷图’一用,还望祖师恕罪。”说完,赵月儿站起来,恭敬的伸出双手,在图画上那老人的腰间抓了一把。图画上,那老道腰间插着的一个卷轴顿时散发出了一阵金光,落入了赵月儿的手中。赵月儿连忙恭声祈祷:“谢谢祖师慈悲,弟子用此法宝,不过求保一元宗基业平安。待得各位师兄出关,自当归还。”说完,赵月儿转身朝石室门口走去,刚刚走了不到一丈的距离,赵月儿突然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满脸诧异的回过头来。她吐了一下舌头,小心翼翼的对着那张画像一个稽首,有点无奈的说到:“祖师爷恕罪,这个,本门新进弟子厉风子,还没有叩拜过祖师,待得此次事了,弟子一定带其来叩拜祖师,并将其名列入一元宗宗谱之内。”看了一眼香案上放着的一卷竹简,赵月儿耸耸肩膀,飞快的恢复了禁制后,纵身下了凌天峰。她嘴里嘀嘀咕咕着:“这次可是真的好没道理,一个个都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了。风子上山也四年多快五年了,怎么就忘记要带他叩拜祖师了?甚至宗谱里面还没有他的名字,传出去丢人不说,祖师爷在仙界,恐怕都要气得吐血了吧?”“唉,这也不能怪我们了,嗯,都是那三个不肯回山的老家伙的错。要是他们肯在青云坪住着,我们看到他们,肯定还能想到还有一个祖师爷要拜一拜的。现在一个老家伙都没有了,谁还记得这个呢?……啊呀,完蛋了,这么说来,去年是祖师爷整整八千岁的寿诞,好像我们也忘记了要祭拜一下,那时候父亲他们都还在闭关呢……完蛋了,完蛋了,以后去了仙界,会被祖师爷打死的。”赵月儿唠唠叨叨了半天,苦着脸看了看有着黄龙真人画像的石窟,重重的摇摇头,低声说到:“我们一元宗,看样子不能这样下去了,都要变成懒鬼一堆了。”叹息声中,她把那卷轴解开了上面的金丝带,随手扔上了天空,随后一指指在了上面,仰口喷出了一道白色的真元,正正的喷在了那卷轴上。一阵阵清风不知道从何处吹拂了过来,空气中微妙的音乐传出,最后渐渐的,竟然传来了波涛汹涌的声浪,随后,百花的香气、松林落叶的香味,各种奇异的气息也都扑鼻而来。那卷轴飘飘扬扬的在空中打开,显出了一副浩浩荡荡的江山巨幅,几道清风在画幅上纠缠了一番,那画幅顿时散为了一道清光,笼罩住了整个青云坪。如果从青云坪外看去,就可以看到青云坪已经整个的消失不见了,留在原地的,是一座高大险峻的山峰,上面云烟缠绕,光秃秃的一棵树都没有生长。而原本青云坪外的那些山峰也都被幻化了模样和位置,一座座挺拔的山峰林立,其上纠缠着道道白烟。而山峰之间,一道大河澎湃汹涌,上面有渔船点点,江鸥飞舞。而山林之内,更有樵夫歌唱,白猿争斗。偶尔有两条锦鳞大蟒翻翻滚滚的和几头巨虎争斗而过,压倒了无数的千年老木……瞬息之间,方圆十里之内的地貌彻底改变,如果不是处于华山深处,赵月儿这一手一施展出来,铁定会闹得天下人皆知。赵月儿抬头看了看上空显现出来的淡淡幻影,不由得笑起来:“当日封神一役,那梅山猴头大圣也逃不过‘江山社稷图’的威力,虽然我法力浅薄,不过能发挥百分之一二的力量,但是用来掩盖青云坪的所在,应该是没有问题了罢?嗯……不过如果是知晓我们一元宗门户所在的人来了,那可就难得骗过他们了。”赵月儿咬住自己的嘴唇思忖了半天,一不做二不休的冲进了自己父亲的丹房,翻箱倒柜的把清泉真人炼制的一件厉害法宝‘真水界’给取了出来。这形如一个钵盂,内中盛有半盏亮晶晶水液的‘真水界’被赵月儿祭入了‘江山社稷图’之后,那一条虚幻出来的大河顿时增加了万分灵气,声势更是惊人。“呵呵,果然是上古异宝,纯然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我祭出的法宝居然可以和他的威力完好的融合在一起,不错,不错。嘻嘻,下次干脆直接请示了祖师,把这‘江山社稷图’送给风子算了。”说着说着,赵月儿想到了歹毒的地方:“唔,如果风子用这宝贝,把整个峨嵋山给盖住,然后以‘残’、‘缺’二诀发动的话,整个峨嵋山还不是成为齑粉么?……哇,修道之人,不能太残忍了,无量寿佛,罪过罪过。”赵月儿刚刚把‘江山社稷图’给祭了出去,一条虚影已经飘飘荡荡的到了华山剑派的驻地附近。此人浑身青袍,身形极其的瘦高,尺许的腰身却有着九尺左右的身高,彷佛竹竿子一般的身体,在凛冽山风中彷佛要随风飘去一样。一张鹰隼般阴鸠的面孔,上面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色烟气。他整个人就彷佛是一个鬼影子一般,大白天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华山剑派又在大摆道场,到处是香烟缭绕,光头和尚、戴冠道士满院子的乱窜,起因就是半个月前厉风偷偷摸摸的再次光临。魏子群甚至已经决定,如果再出现这样的怪事,他就要把整个华山派迁到西安府城内去了。青衣人飘进了院子,看着那些黄袍老道、红袍和尚不断的哼哼着经文,不由得皱眉低语:“怪哉,一元宗的门户看来不在这里。想那一元宗是正道修士的名门大派,怎么会请这些一点修为都没有的牛鼻子、秃驴来驱鬼?……不过也不对,一元宗门户左近,嘿嘿,那些小妖小怪的又怎么敢在这里出现呢?”反勾如鹰的鼻子狠狠的吸了几口,青衣人摇头说到:“不对,不对,一点妖魔鬼怪的味道都没有,这就古怪了,这些人是钱多得没地方花,摆个道场看热闹不成?哼……”风一起,他的身体轻飘飘的随风而去。院子里面有好几百人在活动,可是就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个青衣人的出入。山风呼啸,青衣人瞬息之间绕着整个华山转了几圈,随后他直接朝着青云坪的方向电一般的飞了过去。他也没有御剑,也没有使用法宝什么的,看起来就彷佛他是一只鸟儿一样,随意这样就飞了过去,而且速度极快,比起一般的剑光还要快了不少。他嘴里嘀咕着:“好,好,那里有法力波动的痕迹,看来就是这里了,没听说过一元宗附近还有其他的修道门派。”青衣人似乎习惯自言自语了,他不断的嘟囔着:“右圣大人说什么那‘挚焰牌坊’是上古异宝,如今存于一元宗,嗯,想来是没错的,那使用牌坊毁掉了一座山的女人,就应该是一元宗的人了。可是一元宗的门户所在,却是这般难找,好容易杀了几个人逼问出在华山,哼哼。”“那该死的猫妖,不过百多年的道行修为,居然敢抢劫我们,哼,结果脑浆不是被老九吃了个干干净净,谁知道倒是被老九吃出了一面‘蚩尤旗’来。嗯,那猫妖听得的蚩尤旗,难道真是传说的那东西?那可就妙极,上古魔神器,嘿嘿,如果能够落入我们的手里,倒是妙哉,妙哉,‘蚩尤旗’一出,只要没有‘轩辕剑’等上古纯阳宝物克制,还有谁能是我们的对手?”“嘿嘿,‘轩辕剑’、‘盘古斧’、‘九州鼎’,这些九州神器,已经化为了九州结界的一部分,桀桀,他们又去哪里找那样的神器?桀桀,只要我们有了‘蚩尤旗’,嘿嘿……主人一定会高兴的……到了,就是这里。”青衣人悬浮在青云坪的上空,看着下方的景色发楞。过了一阵子,他突然化为了上百道身影,每一条身影似乎都有独立的意识一般,绕着方圆十里之地盘旋了良久,这才重新会合在了一起。他冷声说到:“怪,这是什么法宝。眼前的景色,肯定是假的,但是居然看不透,也找不出任何的纰漏,似乎一切就是真实的一般,甚至那些猛兽还会攻击人。”沉吟了一阵,青衣人突然一手抓向了下方的那条大河,嘴里轻喝了一句:“排山倒海……啊,咔,给我起来。”他的手上发出了一阵黑色精光,整条大河倒卷而上。青衣人嘟囔了一句:“怪事,好像是真的河水?”他看着河面上那些倾覆的渔船,那些在河水里拼命的挣扎呼喊的渔夫,不由得有点分不清真实和虚幻了。他还没有做出反应,是否要放开法诀,那些倒卷而来的水流之中就突然闪出了一道道碧绿的水光,整个天地似乎就被笼罩在了一个巨大的水泡之中。青衣人一时不察觉,他整个身体就已经被卷入了一个水的世界。到处都是惊涛骇浪,到处都是冰山陡峭,寒风袭人,而且水下有万般太古巨兽对青衣人虎视眈眈,一副不吃了他不罢休的模样。青衣人突然醒悟,他惊叫起来:“该死,应该是‘江山社稷图’,还有,那发动法宝的家伙该死,他居然在里面又加了这一道奇门法宝。”青衣人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深知‘江山社稷图’底细的他,被这件法宝的赫赫威名给吓住了,至于眼前所处的这个真水世界,他倒并不在乎。一股滔天巨浪冲了过来,青衣人整个的被卷了进去,几头怪兽立刻冲了过来。青衣人冷笑一声,双手急速拍出,那些怪兽刚刚接触到他的手掌,立刻就被吸成了一团干尸。他冷笑着:“就这些东西,还不够本神君看的,不过要赶快脱身,否则的话,‘江山社稷图’的变化一展开,就算是三圣来了,也讨不了好。”他急速的从怀里掏出了一面黑漆漆的小旗子,随手往天上一丢,一阵黑烟弥漫,挡住了四周那无数冰山的疯狂撞击。青衣人闭目冥神,以气领神,以神悟虚,于虚无之中通彻本源,嘴里喃喃念颂:“眼前万物,皆为虚幻。”他的身体瞬息间出现在了青云坪的上方。青衣人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低语到:“罢了,罢了,倒是可惜了我一件好法宝。幸好主人的《周天百宝菉》内有这‘江山社稷图’的注释,否则本神君今日非归位不可……哼哼,一元宗,为人不作亏心事,你们大白天用这么厉害的法宝封门干甚?不过你们用来发动这件法宝的人,功力也太差了一些罢?如是传说中黄龙真人亲自发动,本神君早就骨肉成泥了。嘿,嘿……”一阵黑烟笼罩住了青衣人,他的身体彷佛没有任何重量一样,带着一溜儿黑气,快速的朝着西南方向飞去。空气中留下了他难听的笑声:“桀桀,一元宗……桀桀……本神君立下如许大功,肯定要好好的请得奖赏才是。‘江山社稷图’,应该归本神君所有了。”风吹过,那条大河上又恢复了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原标题:国货之光!国产新品捧着“小金人”夺回颜面,网友:苹果有压力了

  来源:财华社

  意大利足协制定的医疗指引周四仍未能通过政府审查,意甲重启依然无法确定日期。

,,湖北快3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贵州11选5投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